自私需要勇气

我的同学看到我浑浑噩噩地趴在桌子上,问道:“你什么也不学,晚上睡的着吗?反正我睡不着。”我反问他:“你学习为了什么?”他回答:“考大学。”我问:“考大学为了什么?”他答:“为了找份好工作。”“有个好工作为了什么?”“为了更好的生活。”“什么是更好的生活?”他嘴里咕哝几句,低头看了一会儿书,忽然抬起头来,说:“其实是为了家人,要是就我一个,怎么都行,死都行。”

我忽然没了和他谈一谈“更好的生活”的兴致。沉思中的我猛然想到,真正的自私也是需要勇气的。

马克思说:“人是社会关系的总和。”当我们还是个懵懂孩童的时候,心灵闪耀着自由、独立的光芒。那时的我们毫不掩饰地追逐着内心的欲望。渐渐地,人际关系的丝线将这颗心紧紧缠绕,我们的一行一动牵扯着许多,茫然的人们以为自我就这样的成熟了。事实上,我们被俘在一张无形的网上,像一个传达着他人意愿的提线木偶。我们怎么能为了提线者替我们摆出的快乐的表情而欣喜自豪呢?

我们的教室里不乏这样的人:他们为了使家庭脱离泥潭而努力地学习,将来有个不错的工作,安安稳稳地过上一生。这样做固然无私,甚至有些忍辱负重的意味,但这样恰恰是浪费了上天赋予的唯一的生命。贫穷,也不过是通往伟大的路上的一个小小的障碍。

肩负起持家的重担,固然需要勇气;但为了源自本真的欲望,放弃一切牵挂、束缚,自私一点,却更加需要勇气。当我们为着对知识的渴望而学习的时候,竟然要把你连同家庭一同托进深渊。这种时刻,你还能义无反顾地追求梦想吗?难道这一切不需要勇气吗?

无私的人把一生奉献给社会。在平凡的岗位上做出不平凡的事的,也不过是一颗更加优质螺丝钉。然而人的平凡却是社会的和谐与稳定之道。于是道德和法律为了维护和谐与稳定,便把无私捧上了高峰,把自私置入了低谷。冲破道德和法律的束缚,不为社会,为了自己好好活一回,难道不需要勇气?

道德和法律终究是一种虚妄的规则——一个人说你应当遵从他的理由是他说得一切都是对的,你还会信任他吗?看看当初自然界为人类定下的规则:自然以无可怀疑的权威将人类的生存空间限制在陆地上。可是人类的祖先不是鱼缸里的金鱼,他们不顾自然的和谐,为了族群的私利,勇敢地冲破了限制。今天,人类能驾着飞机在空中翱翔,能乘着潜水艇在深海中呆上数月。那种必然会受到打击的叛逆与违背,一种权威的家长眼中的自私,难道不需要勇气吗?

人文主义宣布了人在宇宙间至高无上的地位。今天,我们驾驭,甚至迫害自然,人的利益作为自然万物的评价标准。造就人类伟大的是什么?不是安安稳稳的妥协,而是战战兢兢的违背;不是一切皆善的无私,而是唯我独尊的自私。

人类为了保存今日的伟大,便要求族群里的个体有着无私的品质。某个大声疾呼着“为自己而活”的人,正像曾经叛逆自然的人类,将以其自私为社会带来一时的不稳。人类的整体在不知不觉中成了“宇宙权威”的附庸,一个创造者必然要毁掉旧有的平衡,于是他便要受到猛烈的打击,忍受极端的痛苦和孤独。而他只是淡淡道了一句,“世界啊!原谅我的自私吧!”然后走过光荣的荆棘路,成为名垂青史的伟人。

最后,我还是把思绪拉回这一方小小的教室。今天,作为一个学生,面对我们所要面对的,固然需要勇气;但放弃一个学生为家庭、为社会、为灵魂黯淡了的身体应尽的责任,难道不需要极大的勇气吗?

真正的自私,也是需要勇气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