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泰坦尼克》观后感

影片以海底寻宝开始,描绘了泰坦尼克沉默在海底的颓败,与之后回忆中的豪华气派行程强烈对比。Boss所期待的钻石并不在保险箱里,这也使观众的期待落空,心生沮丧,但也勾起了观众对事件了解的欲望。在保险箱里发现的画作上的裸体女人胸前戴着钻石,更使情节显得扑朔迷离。

老露丝从电视上听说了那一伙打捞泰坦尼克的人,这中间的联系省略的十分恰当。电话里,boss问话中女人是谁,露丝说是我,画上女人的年轻妩媚与露丝的老迈的反差,已经抓住了观众的心。而且这也反映了整个影片的思路,老露丝与画中的女人,海底的沉船与回忆中豪华的游轮,不仅是对比,更是照应,露丝是开启事件的钥匙,她心中的秘密也正是破败的船舰中的秘密。值得一说的是,boss与露丝的对话,一句“是我”,出乎
了电话另一端人的意料,也出乎观众的意料,这种简短而有力,使人印象深刻的对话,不仅适用于影片,更适用于小说。

路易斯怀疑老露丝是个老千,不仅仅反映了其性格特点,更是借此介绍了露丝的生平,非常巧妙。他的怀疑也是给观众脑中画上一个问号,为后面露丝的开讲,不断地激发观众地求知欲。事实上,不断地设疑,也有个度的问题,一味的设疑,不仅无法勾起观众兴趣,甚至还会适得其反,观众永远是以娱乐为前提的,他们不是侦探,并不想梳理复杂的情节。(侦探小说除外,但亦有相同之理。)在路易斯设置第二个悬念时,第一个悬念——画上的女人是谁,已经给出了答案。而究竟是不是老露丝,为什么戴着钻石,却又与路易斯介绍的生平不同,就构成了第二个悬念。不断地设疑,不断地解谜,并且衔接有序、紧凑,使读者的欲望刚刚平复,又激起波澜。

从还未上船时卡尔的一句“绝对不会沉”开始,影片中不断地提到,它是不沉之舟,永不沉没,可最后它还是沉了。一片中有一个细节,卡尔提到了洛克菲勒和反托拉斯,洛克菲勒是在美国反托拉斯(反垄断)中第一个落马的。人们心中认为永恒的东西,无论它是多么的厚重和坚固,它终会破碎。直到最后一刻,设计师说,只要是铁就会沉,人们心中对用恒盲目信仰的迷梦才被吹散。变化总是突如其来,令人难以预料,坚固无比的托拉斯终会沉没,束缚露丝的无形枷锁终会沉没,一切不平等终会沉没。泰坦尼克沉了,坚不可摧的阶级壁垒也裂开了口子,人们可以自由地追求爱与平等了。

泰坦尼克应当成为一种符号,带表着今天被评价为“你绝对没法改变”的东西,也许就在今天夜里,那个巨大的、令你感到无力的东西轰然崩塌,明天清早迎接你的将是一个崭新的世界。